我饰演的是京剧《战樊城》中的伍员,一个角色。剧中还有伍尚、费无极、鄢将师、武城黑、家将和家院等人物。剧情开始时,楚平王被费无极的诽谤所蒙蔽,信以为真,把我父亲伍奢关押起来,并命令我和哥哥伍尚进京,计划把我们兄弟俩一起杀掉。我们二话没说,按照王命要求前往,但是我对此心生疑虑,担心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。我向哥哥提出自己的疑虑,但是他并不听我的劝告,执意前往。可悲的是,当他进京后,也遭到了同样的遭遇,和父亲一起被害身亡。此时,武城黑领兵至樊城,准备抓捕我。面对强大的敌人,我无法力敌,只好放弃城池,逃离樊城。剧中我们表演的是第一场,我和哥哥站在一起说:“嗯哼!边外狼烟靖,共享太平春。”我很担心哥哥和父亲的安危,问他为什么总是愁眉苦脸。我饰演的是京剧《战樊城》中的伍尚,和我弟弟伍员一起守卫着樊城。但是我们心中一直牵挂着我们的父母,不知道他们在京城是否平安无事。但是我的弟弟告诉我:“吉人自有天相,兄长何必挂怀?”听后我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便放下心中的担忧。在剧中的某个时刻,家院前来报告说有人前来求见,是一名下书人。我们便命令家院让书先进,人后追。来人来到门口时,鄢将师说:“离了京城地,来此是樊城。”家院问他做什么的,他说要求见主人,便把书递给我们这些老爷们看。我们便要求让书先进人后追,家院便去跟鄢将师确认,让他进来。我们看完书后,也让来人进来见我们。我饰演的是京剧《战樊城》中的伍尚,当时收到了爹娘寄来的书信,我便让贤弟伍员一起来看。我们一起拆开信封,只见上面写着:“爹娘在上,恕孩儿不孝之罪。”看到这里,我们都有些低头沉思。接着,我把信读了出来,读到书末,“外加走‘之’书后存,骏马‘十匹’少留停。”我终于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而贤弟伍员却脸色凝重,问我为什么会有“逃走”二字出现。我也不明白,于是陷入了一番思考。我感觉这封信中有着深意,但我读不懂。我们手上有着重要的使命,无法停留太久,只好把这封信收好,将来在故乡再好好看一遍,说不定会有新的领悟。此时,我和贤弟伍员一直在猜测爹娘信中出现“逃走”二字的原因,并怀疑其中可能存在诈骗。于是,我决定问问来送信的下书人,这样才能搞清楚真相。我让家院去叫下书人,鄢将师进来了。我和贤弟询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回答:“小人名叫鄢将师。”我们又问他:“你在相府呆了多长时间了?”他还是回答得很顺口:“久在相府。”接着贤弟追问:“太老爷可好?”他回答:“安泰。”又问:“太夫人呢?”他说:“福寿康宁。”听完这些回答,我们也没有得到什么新的线索。最终,我们只好让他离开了,继续将任务往下执行。虽然我们还是对爹娘信中的“逃走”二字充满困惑,但还是不得不快速完成手头的工作。当鄢将师进来的时候,我和贤弟伍员迫不及待地追问:“叫我们弟兄进京有何事?”他回答:“加官授爵。”听到这个好消息,贤弟开始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,我则嘴角微微上扬,暗自开心。我让外厢伺候鄢将师,他应声遵命。突然,我的兄长伍尚发出了一声感慨:“唉,贤弟啊!听下书人之言,一定是加官授爵的了。”贤弟回答说:“有道是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”我兄长则开始给我们讲古人的故事,说昔日有个文王囚系南牢整七春,长子伯邑救父命,至今留名万古存。贤弟一听就有点生气,劝阻兄长不要把今人比古人。在这种氛围下,我们开始要展开旅程,去迎接我们弟兄的加官授爵仪式。虽然有一些不安和担忧,但我们仍充满期待地向着京城出发。听了兄长的引用古人的诗句,我开始思考着父母信中所提到的“逃走”二字。我意识到,在爹娘所处的困境下,怕是有人故意设置陷阱,诱使他们走上不归之路。我决定留在樊城不前,以免失足掉进敌人设置的陷阱。贤弟感悟地说:“既然如此,不进京为上策。”我赞同他的想法。在这样危险的时刻,进京未必会有好的结果。我们不如暂时缩回现实中,在安全的领地里策划下一步的计划。虽然我们不能随时待在父母身边,但我们仍决定竭尽全力保护他们的安全。因此,我们要在这里坐守樊城,等待时机的到来。即使我们现在不去迎接加官授爵,只要能保住父母的性命,才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情。)经过深思熟虑,我决定一人前往京城。但我的弟弟担心我一个人行动不便,他决定命家将跟随我,并侍奉我的鞍马。我非常感激他的关心,但我知道这样会增加他们的危险,我不忍心冒险让他们跟随。于是我唤来家将,询问是否有家将愿意跟随我前往。一位英勇的家将上前,恭敬地向我们问好。我命他跟随我的行列,侍奉我的鞍马。为了避免任何意外发生,我命家将在路途中保持警惕,如有任何危险或不测,立即汇报给我,以便我及时作出反应。我弟弟也为我准备好了备用马匹,以备不时之需。我感到无比感激,知道我的家人们都全心全意地为我着想。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,我不会抛下我的家人。即使我一个人前往京城,我的心中依然会有他们的陪伴。,今日即将离开樊城,前往都城。在登程之前,我换下乌纱顶和紫罗蓝衫,看着自己在镜子中的模样,心情很是忐忑。我命家将备好马匹,等候着我出门。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是启程,走上登山涉水的旅途,前往都城。但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我的镇静。一封来自父母的书信,让我与我的兄弟之间分离。我觉得这样非常不公平,但是我不能因此放弃我的计划。我唤来家院,让他替我看酒一樽。我必须在离别前放松一下心情,以便我能够更好地应对前方之路中的挑战。我的兄弟也前来送行,我们共商了前方的路程,颇有几分不舍和担忧。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在未来的旅途中相互扶持。如果一切顺利,在我们又会在爹娘台前同欢庆。但是,如果不幸发生,那么我们也要以决心和勇气为父母报仇。我会在这一刻起誓,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永远为我的家人争取最好的结果。愚兄不愿听从命令,因为我不能理解“逃走”这个词的含义。我兄长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,祝我一路平安抵达京城。我接过了一杯酒,独自背对着众人,向神灵表达自己的感慨。我和我的贤弟对话,告诉他我的心愿:祝愿我们的家一直平安幸福,我们能够在父母面前问候他们。但是,如果不幸的黑暗袭击了我们的家,我的弟弟就是伍家复仇的人。我兄长配合着乐曲的摇摆步伐,骑上金镫,遥远的城市映在眼中。我则夹着几泪,难以割舍。眼泪和眼泪交织在一起,流淌在我的脸颊上,我的心得如刀割般痛苦。如果我的家遭遇不幸,我将杀上天子门。吉凶的黄道难以确定,所以我闷在樊城等待消息。第二部分:现在我马不停蹄地回家去,经过蜿蜒的山道和翠绿的水波。 虽然路上颠簸不平,心中却无法分散注意,因为我不能等待,我必须赶回家里,拥抱我亲爱的父母。第三部分:大人,我已经完成了任务。伍尚已经进京,伍员仍然守在樊城。费无极问道:既然伍尚已经进京,那军队的训练计划有何变化?我回答:军队的训练计划将如期进行,并准备在以后的日子里响应紧急情况。他去了哪里?我问鄢将师,他回答我:他去监狱探望他的父亲了。我随即批准他一个月的假期,并让他休息。但我突然想到,伍尚私自前往京城探望其父,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可以借此来制止他。我即刻召集了四名警卫来陪同我上朝。我们走进宫内,我向楚平王禀告此事,询问该怎么处理。楚平王翻阅文件后,下达命令:让伍尚和他的父亲一起斩首,然后领命。我随即命令警卫将伍尚和他的父亲带到法场斩首。这是一个残酷的结束,但他们必须承担自己的错误。我命令警卫将伍奢和伍尚绑上来,并将他们带到法场。伍奢心中不平,他唱着西皮快板,抱怨自己的牙齿被伍尚咬坏了,还因此被骂作无知小奴才。他兜帽上还挂着乌纱,但无法逃走。伍尚呼唤着他的父亲,他也用西皮快板唱出自己的心声:老爸,不要责怪我。难道你没有收到我的书信吗?我们父子俩也不知犯了什么罪,为什么我们要在金阶上领刑啊?伍奢回应伍尚的快板:我们只是因为在准备迎接儿子的婚礼时,被费无极设计算计了。费无极把金顶轿子改成了银顶轿子,把无祥女装扮成婚礼的主角,并让我们背上了罪名。我为此上书请求救援,却换来了更加惨痛的结局。现在我们只能接受命运的折磨,无力回天。我们父子俩只能默默等待死亡的降临。我被判在金阶,此时伍尚用西皮摇板骂起费无极,因为他的牙齿已经被伍奢咬坏了。伍尚问费无极,为什么你要这样虐待我们伍家?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让你这样对我们?伍尚和伍奢父子俩只能哭泣,他们的内心已经被伤得无法再承受更多的折磨。四校尉说了一声“哦”,他们都是官方的人,对我们的遭遇完全不能体会。我和伍奢被押上了绞刑场,二校尉宣布了斩首判决。费无极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,但他说:“还有伍员镇守樊城,也要消灭掉。趁这个机会,再向上级提交一封判决书。”四校尉马上回答:“是!”然后,费无极和四校尉一起离开了现场。我被召见了第二次,万岁的皇帝询问我有什么奏疏要上报。我向他回答道:我请求将伍奢和伍尚父子斩首,同时将伍员镇守樊城的事情调查清楚。平王下令让武城黑率领三千人马前往樊城,将伍员抓回京城进行审判。我也带着四十个校尉一起前往,洗劫伍家一切。我发出了领旨的口令,四校尉都跟着回答:“哦!”我再次强调,去消灭伍家!四校尉回答:“啊!”,然后和我一同出发去伍家。在家将的护送下,我们赶到了樊城,武城黑向我们念诵着要抓捕伍员的计划。他说他是武城黑,奉平王之命,要将伍员带回去审判。我们都是在皇帝的名命下行动,要尽职尽责。我们要前往抓捕伍员,将他带回京城进行审判,众将官们准备好了吗?四龙套回答:“有!”武城黑宣布起兵前往,我们一起出发了。我现在坐在樊城里,内心非常不安。家将前来通报,称太老爷、大老爷都犯了什么罪,要在金阶上问斩。我很惊慌,问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家将又重复了一遍,问斩金阶。我惊恐地叫起来:“爹爹、兄长!”我在胸口涌起泪水和悲伤。我对着家将含泪问他:“家将,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家将认真地回答我责任重大的问题。家将告诉我武城黑统领了一支军队,要来抓捕我,把我送上法场。我大声诅咒无极狗奸党,并痛骂起楚平王来。我下令动员军队,杀死所有干预我家事情的君臣。家院传来通知,武城黑的军队已经到了城下。我回答说:“好的,我知道了!”我要守住城池,直到将武城黑的军队击退。我与家将备好丝缰和马匹,然后骑上马匹,带着精锐士兵向敌军发起进攻。我穿着玲珑铠甲,驾马而行,手握长枪冲锋陷阵。四名壮汉跟随着我一同出城。武城黑带领着士兵前来应战。我们会师战场,随时准备战斗。武城黑向我宣布,他奉命拿我去京城问罪。我觉得这是一派胡言,嘲讽他放马过来试试。我们开始战斗,最终我打败了武城黑,他败下马匹,我追了下去。武城黑暂停战斗,说要回马鞭击败我。我也暂停战斗,说我可以用一箭射中他。我们又展开激烈的战斗,最终我射中了他,他败下马去。我开心地高呼:“且把雕翎放开,把武城黑送往疆场!”然而,因为我无法阻止武城黑,我的家将不幸牺牲。我悲伤地叫着我的父亲和兄长的名字,为家将的英勇牺牲而悼念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