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剧《汤怀自刎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汤怀:武生
岳飞:老生
金兀术:净

剧情

状元张久成,奉命赴金邦探望徽、钦二帝。岳飞麾下大将汤怀领命护送,沿途杀金邦二平章。及见金兀术,许言放行,绑走状元,逼令汤怀投降。汤怀寡不敌众,连劈二平章,最后自刎。

京剧《汤怀自刎》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汤怀(内白)军士们,趱行者! 

四军士(内同白)啊!

(四军士押粮车同上,汤怀上。)
汤怀(西皮散板)帐中领了元帅令,

(四军士同挖门。)
汤怀(西皮散板)押运粮草走一程。

(白)俺,汤怀。宋王驾前为臣。奉了元帅将令,催押粮草,朱仙镇交纳。

军士们!

四军士(同白)有!

汤怀(白)趱行者!

四军士(同白)啊!

汤怀(西皮快板)坐至在雕鞍把话论,

大小三军听分明:

食王爵禄当把忠尽,

报效国家舍死忘生;

两军阵,动刀兵,

纵死阵前也有名。

三军与爷往前进,

(四军士押粮车同下。)
汤怀(西皮散板)扫灭金人方称心。

(汤怀下。)
【第二场】
(四龙套、中军同上,站门。岳飞上。)
岳飞(引子)一点忠心,保我主,锦绣华夷。

(念)旌旗日月高三丈,兀术领兵犯边疆。黎明涂炭有日尽,迎接二圣转还乡。

(白)本帅,姓岳名飞字鹏举。宋室为臣。可恨兀术屡进中原,侵犯我国疆界,人马扎在朱仙镇。我命汤怀押运粮草,未见到来。

汤怀(内白)回营!

(四军士引汤怀同上,四军士接马同下。汤怀进帐。)
汤怀(白)参见元帅!

岳飞(白)罢了。我命你催押粮草,怎么样了?

汤怀(白)粮草催齐,元帅查点。

岳飞(白)不必查点。将军下面歇息。

汤怀(白)谢元帅!

(汤怀下。)
张久成(内白)状元到。

岳飞(白)有请!

(张久成上。岳飞出帐迎接,同入帐分宾主坐。)
岳飞(白)不知状元公到此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!

张久成(白)岂敢!下官来得鲁莽,元帅海涵!

岳飞(白)岂敢!状元公今日到此,必有所为?

张久成(白)是我奉了万岁之命,去到北国探望二圣,请元帅差派一将,保护前往。

岳飞(白)请状元公下面歇息。

(中军领张久成同下。)
岳飞(白)升帐!

(中军暗上,岳飞入大座。)
岳飞(白)中军听令!

中军(白)在。

岳飞(白)传我将令:满营将官,若有胆壮之人,保定状元公张久成去到北国探望二圣,当帐请令!

中军(白)得令!

(中军出帐。)
中军(白)下面听者:元帅有令,我营将官,哪位将军愿保定状元公张久成去往北国探望二圣,当帐请令!

汤怀(内白)汤怀愿往!

中军(白)随令进帐!

汤怀(内白)来也!

(汤怀上。)
汤怀(西皮快板)将令一出如山倒,

帐下儿郎杀气高。

文官出朝武将保,

无有能将走这遭。

我只得进帐把令讨,

(汤怀进帐。)
汤怀(西皮散板)见元帅打一躬细说根苗。

(白)参见元帅!

岳飞(白)将军免礼!

汤怀(白)谢元帅!

岳飞(白)方才调将,可是将军愿往?

汤怀(白)小弟不才,愿保状元公前去北国探望二圣。

岳飞(白)想北国人马,犹如潮水一般,不可轻视。还望将军三思!

汤怀(白)想小弟跟随元帅出兵多年,南征北剿,东挡西杀,渴饮刀头血,倦在马上眠,日日受劳苦,夜夜受熬煎。大丈夫生在世上,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也!

(西皮快板)汤怀宝帐把话表,

尊声元帅听根苗:

生而何欢死而何足道,

纵然一死万古美名标。

不让我把状元保,

碰死帐前在今朝。

岳飞(白)且慢!

(西皮散板)将军可算胆量好,

真算将中一英豪。

(白)贤弟既要前去,汤怀听令!

汤怀(白)在!

岳飞(白)校场准备战马,不得有误!

汤怀(白)得令!

(汤怀下。)
岳飞(白)中军!

中军(白)有!

岳飞(白)准备酒宴,校场去者!

中军(白)得令!

(岳飞下,四龙套、中军随下。)
【第三场】
(四番兵、撒里金、撒里银、六平章同上,同站门。金兀术上。)
金兀术(点绛唇)将士英豪,儿郎虎豹,军威浩,地动山摇,要把狼烟扫!

(金兀术上高台。)
金兀术(念)忆昔当年反宋朝,南征北战费心劳。早把中原一起扫,万里江山归我朝。

(白)孤,大金邦四太子、昌平王、完颜宗弼、皇号兀术。是孤奉了父王之命,屡进中原,夺取宋室天下。人马扎在朱仙镇。我命探马打探,未见到来。

报子(内白)报!

(报子上。)
报子(白)岳飞人马离我营不远!

金兀术(白)再探!

报子(白)得令!

(报子下。)
金兀术(白)大平章撒里金听令!

撒里金(白)在!

金兀术(白)命你带领人马,抵挡头阵!

撒里金(白)得令!

(撒里金下。)
金兀术(白)二平章撒里银听令!

撒里银(白)在!

金兀术(白)命你二路截杀!

撒里银(白)得令!

(撒里银下。)
金兀术(白)巴图鲁!

六平章(同白)啊!

金兀术(白)随孤迎敌者!

六平章(同白)啊!

(四番兵与金兀术递权,四番兵、六平章引金兀术同下。)
【第四场】
(汤怀抱枪拉马上。)
汤怀(念)要学堂堂奇男子,须立人间稀有功。

(白)奉了元帅之命,准备战马,保定状元探望二圣。

看,远远望见,元帅大兵来也。

(四龙套、中军同上,同挖门。张久成、岳飞同上,同下马。)
汤怀(白)参见元帅!

岳飞(白)战马可曾备齐?

汤怀(白)俱以备齐。

岳飞(白)中军!

中军(白)有!

岳飞(白)看酒伺候!

中军(白)得令!

岳飞(二黄导板)食君禄报王恩忠心秉正,

(回龙)为国家秉忠心报效朝廷。

(二黄原板)叫人来看过就一樽,

我与状元来饯行。

(岳飞递酒。)
张久成(二黄原板)用手接过酒一樽,

(张久成接酒敬天地。)
张久成(二黄原板)怎敢劳元帅来饯行!

岳飞(二黄原板)人来看过酒二樽,

我与贤弟来饯行。

(岳飞递酒。)
汤怀(二黄原板)用手儿接过酒一樽,

(汤怀接酒敬天地。)
汤怀(二黄原板)小弟言来听分明:

弟兄们结拜在汤阴,

枪挑梁王谁不闻?

此一番保状元把五国城进,

番贼闻名谁不担惊!

此一番保状元无有伤损,

凌烟阁上万古留名。

此一番小弟我若是丧命,

望求那岳大哥,朱仙镇上领大兵、杀进番营与小弟我大报冤恨!

岳飞(二黄原板)叫贤弟你把那宽心放定,

此一番进番营须要小心。

汤怀(二黄原板)说不尽衷肠话足跨金镫,

(汤怀与张久成带马,张久成上马,下。汤怀持枪上马,岳飞拉汤怀枪哭。)
岳飞(白)贤弟呀!

汤怀(白)大哥呀!

(二黄摇板)再与那岳大哥细说分明:

倘若是小弟丧了命,

望求那岳大哥把冤伸!

岳飞(二黄摇板)弟兄们只哭得心酸痛!

(白)贤弟!

汤怀(白)大哥!

岳飞、
汤怀(同白)(贤弟)(大哥)呀!

岳飞(二黄摇板)贤弟你要放宽心。

汤怀(二黄摇板)辞别了岳大哥足踏金镫,

闯龙潭入虎穴奔走一程。

(汤怀下。)
岳飞(二黄摇板)本帅大事安排定,

(白)带马!

(四龙套同带马,岳飞上马,四龙套、中军倒卷帘同下。)
岳飞(二黄摇板)但愿得贤弟早回程。

(岳飞下。)
【第五场】
(〖急急风〗。四番兵同上,同站门。撒里金上,过场,众人同下。)
【第六场】
(汤怀拉张久成马同上。)
张久成(二黄摇板)适才离了朱仙镇,

汤怀(二黄摇板)探望二圣走一程。

同定了状元公忙往前进!

(汤怀、张久成同跑圆场。撒里金追上,枪刺张久成,汤怀回身刺撒里金,张久成上高台。汤怀、撒里金打大快枪,汤怀刺死撒里金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大胆的小番奴前来逞能!

(张久成、汤怀同下。)
【第七场】
(〖急急风〗。四番兵同上,同站门。撒里银上,过场,众人同下。)
【第八场】
(汤怀拉张久成马同上。)
张久成(二黄摇板)枪挑番奴丧了命,

汤怀(二黄摇板)状元公不必胆怕惊。

二人一同番营进!

(汤怀、张久成同跑圆场。撒里银追上,刀砍张久成,汤怀回身枪刺撒里银,张久成上高台。汤怀、撒里银打双刀枪。汤怀打撒里银抢背,撒里银起,用刀砍汤怀,汤怀背后抽枪刺死撒里银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大胆的小番奴前来逞能!

拉定了状元公番营来进,

看看尔等还有何能?

(汤怀、张久成同下。)
【第九场】
(〖急急风〗。四番兵、六平章同上,同站门。金兀术上,四番兵、六平章领金兀术同下。)
【第十场】
(汤怀拉张久成马同上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二人双双番营进。

番奴顷刻丧残生。

闯龙潭入虎穴大胆前进!

(汤怀、张久成同跑圆场,至上场门。四番兵、六平章自下场门同上,同站斜门。金兀术上。)
金兀术(二黄摇板)你是何人马踏孤营?

(白)呔!你是何人,马踏孤营?通上名来!

汤怀(白)听者!我乃岳元帅帐下汤怀是也!

金兀术(白)哦!岳飞帐下有一员大将汤怀,就是你么?

汤怀(白)正是!

金兀术(白)汤将军,马踏孤营为了何事?

汤怀(白)是我保定状元张久成,来到你国探望二圣。

金兀术(白)那二圣在我国,坐井观天,好不洒落人也!

汤怀(白)久闻狼主乃是大仁大义,就该放我二人过去。

金兀术(白)哪有不放之理。那状元公何在?

汤怀(白)现在身后。

金兀术(白)叫他见过孤家,就放你二人过去。

汤怀(白)多谢狼主!

状元公,向前见过狼主,我二人一同过去。

张久成(白)参见狼主!

金兀术(白)免礼。请状元先行!

张久成(白)多谢狼主!

(张久成三打马进营。)
金兀术(白)巴图鲁,绑了!

(四番兵同绑张久成。汤怀一冲、两冲、三冲,六平章同拦,四番兵押张久成同下。)
汤怀(白)兀术!为何将状元绑走?

金兀术(白)汤将军,身为大将,知进知退,方为俊杰。劝你归顺孤家,免得一死!

汤怀(白)兀术!作出此事,人面兽心,恨不能食尔之肉,喝尔之血,挖尔之心,碎尔之骨,方消我心头之恨!看枪!

(汤怀打,金兀术以权封上下。金兀术下,六平章、汤怀接打七股荡同下。)
【第十一场】
(四番兵押张久成同上,过场,同下。金兀术随上,过场,下。)
【第十二场】
(汤怀上,跑圆场,三打马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身为大将无本领,

不见状元哪里行?

破出一死拼性命!

(平章甲持枪上,挑汤怀抢背,不等汤怀起身,枪刺汤怀。汤怀揪平章甲枪,亮相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大胆的小番奴——

(平章乙持双刀自下场门上。)
汤怀(二黄摇板)前来逞能!

平章乙(白)看刀!

(汤怀夺平章甲枪,刺平章乙,夺平章乙刀,砍平章甲,同时刺死平章甲,砍死平章乙。汤怀自刎,立尸不倒。四平章同上,同站横一字。金兀术持权上。)
四平章(同白)汤怀已死!

金兀术(白)汤怀自刎一死,真乃忠良也。受孤家一拜!

(金兀术下马,将权交与平章丙,拜,汤怀倒。)
金兀术(白)尸首移下!

(四平章同移汤怀。)
金兀术(白)巴图鲁!

四平章(同白)唔!

金兀术(白)准备迎敌去者!

四平章(同白)啊!

(众人同下。)
(完)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