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剧《双尽忠》【二本】剧本唱词

角色

李广:老生
杨国贞:旦
石彦龙:丑

剧情

五代时周朝之李广(并非汉之李广),因功高封为奉命侯。奉旨出外放饷,公毕回朝。及抵皇城,城门紧闭,不准入内。询问护兵,始知系要斩正宫杨国真。李广大为惊讶。当既向护兵特别通融,得以入城。迳赴法场,与监斩官石彦龙交涉,要与国母杨国真面谈。石彦龙慑于李广威名,只好应允。杨国真乃将西凉不进贡,而进美人石美容,周义王宠幸,封为西宫,荒淫无度,不理朝政,入宫进谏,反诬为有意谋反,竟问斩刑云云。李广不得已,赴宫廷见周义王,力谏国母不能斩之原因,周义王不听,反将宝剑悬于午门。再有谏者,一同问罪。李广不得已,将其弟李文从校场找回,商议营救国母,毫无良策。其家将李福等,遂劝。最后李广为营救国母,乃先到法场,救出国母,并换刀杀死自己妻子,杀出皇城。中途李文中箭身亡。李广保护国母逃出后,途中遇虎冲散。杨国贞行至中途,腹痛难行,避至女娲庙内,产生太子。李广与国母失散后,遇半架山大王李刚,带领喽啰下山。交战之下,被李刚擒住,缚至山岗,预备作下酒之用。李刚之母闻知哭声,询问根由,发见李广即其丈夫之子,乃令李刚与李广相见。骨肉团圆,喜出望外。一日忽一乞婆带一幼子求见,即国母与皇太子。相离已整七年,李广于是奉命发兵,杀入庆阳时,周义王已死。乃由太子即位,李广封为一字并肩王,李刚封为太平侯云。

京剧《双尽忠》【二本】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(四灯笼、四火把、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断头、二中军、三军司命旗夫、伞夫、李福同上。李广上。)
李广(白)众将官,就此回朝。 

(〖牌子〗。)
李福(白)前道为何不行?

四龙套、
四大铠(同白)来此皇城。

李福(白)启爷:来此皇城。

李广(白)人马列开。

(李广看。)
李广(白)李福前去问那把城儿郎,日出山高,为何不开放皇城,是何道理?

李福(白)吓。

呔!把城的儿郎听者:为何日出山高,不开放皇城,是何道理?

城官(龙白)城内斩人。

李福(白)斩的何人?

城官(内白)斩的御犯杨国贞。

李福(白)启爷,城内斩人。

李广(白)斩的何人?

李福(白)斩的御犯杨国贞。

李广(白)怪道,怪道。此事应我梦兆也。

李福前去说与那把城的官儿,我家老爷比不得别家老爷,我家老爷,乃是奉命侯李广,边外散饷回京,一来交旨,二来保全国母不死。开放皇城便罢,若误了时刻,斩了国母。拿住把城官儿,一体问罪。

李福(白)吓。

把城官儿听着:我家老爷比不得别家老爷,我家老爷,乃是奉命侯李广,边外散饷回京,一来交旨,二来保全国母不死。开放皇城便罢,若误了时刻,斩了国母。拿住把城官儿,一体问罪。

城官(内白)既是李大人回京,瞒上不瞒下,将城门半开半掩,只许带一两个家将进城。

开城!

李广(白)一拥而进!

(四灯笼、四火把、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断头、二中军、三军司命旗夫、伞夫、李福同下,同上。)
李广(白)李福!吩咐众将,人马扎住府门,候爷上殿交旨,再做定夺。正是:

(念)上殿去保本,保全国母身。

(李广下。)
李福(白)众将,人马扎住府门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二场】
杨国贞(内西皮导板)我好比睡梦人阴司行走,

(二刀手、石彦龙、杨国贞同上。)
杨国贞(唱)不由我一阵阵火上浇油。

恨石妃小贱人与我结仇,

万岁爷听谗言定斩不留。

我好比笼中鸟难以飞走,

我好比祭祀礼猪羊马牛。

催命鼓响咚咚心惊肉抖,

追命罗连声响遍体汗流。

含悲泪进席棚等定时候,

好一似阳台人性命罢休。

(李广上。)
李广(唱)撩袍端带法场走,

搭救国母活命留。

一步儿来在席棚口,

石彦龙(唱)乱闯席棚礼不周。

李广(白)吓!

(唱)这几载未在朝房走,

请问大人哪部王侯?

(白)请问官长,头带乌纱,身穿王命,在朝官居何职,尊姓高名?

石彦龙(白)乃西凉下国人氏,官拜大国舅,石彦龙是也。

李广(白)哎吓,本爵几载未在朝,又出了什么大国舅石彦龙。怪道,怪道!

石彦龙(白)哪,请问官长,你头带乌纱身穿蟒袍,你官拜何爵?

李广(白)你若问俺,你且听了:武状元出身,官拜奉命侯李广是也。

石彦龙(白)喂哟,我当是谁,原来是李大人。这厢有礼。

李广(白)岂敢。

石彦龙(白)几时回京?

李广(白)今日回京。

石彦龙(白)少备夫马迎接,望乞恕罪。

李广(白)岂敢。请问大人不在朝房修本,来在法场有何贵干?

石彦龙(白)奉主旨意,监斩御犯杨国母。

李广(白)大人,国母身犯何罪?

石彦龙(白)她手执金镶玉玺,要将万岁一印打死,她要做一朝女王皇帝。这事当斩得的。

李广(白)但不知何人得见?

石彦龙(白)吾妹得见。

李广(白)何人顶本?

石彦龙(白)吾妹顶本。

李广(白)少待。

且住!顶本是他石家,监斩又是石家,其中必有缘故。嗯,自有道理。

烦劳大人奏知国母,就说李广要见。

石彦龙(白)若是容见?

李广(白)就见。

石彦龙(白)若是不容见?

李广(白)我就不见。

石彦龙(白)这个……嗯。

大人请出席棚,待下官与你启奏。

李广(白)请。

石彦龙(白)请。

李广(念)要知我朝心腹事,单听国母口中言。

(李广下。)
石彦龙(白)喂呀,且住。闻听李广在朝,是个大大的忠臣。他君臣见面,若是问出真情,我兄妹性命难保。这便怎么处?有了。想我番邦有的是蒙汉药,不免将她蒙住,他君臣见面不能叙语,岂不是好?待我取来。

臣启国母:有一杯香茶,国母请用。

杨国贞(白)有劳卿家。

石彦龙(白)国母再用一杯。

(杨国贞张口。)
石彦龙(白)好计吓,好计!

有请李大人。

(李广上。)
李广(念)夜梦二凤正三更,此事应在国母身。

(白)吓,大人,国母可容见否?

石彦龙(白)容见。

李广(白)大人请退。

石彦龙(白)请。

(石彦龙下。)
李广(白)奸贼吓,奸贼!

(唱)几载未在朝阁整,

番邦兄妹乱宫庭。

撩袍端带把席棚进,

有罪的李广口称臣。

(白)臣李广见驾,愿国母千岁!

(杨国贞张口。)
李广(白)愿国母千岁!

(杨国贞张口。)
李广(白)且住。国母口不能言,是何缘故?嗯,是了。想是石彦龙用的他番邦蒙汉毒药,将国母蒙住。我君臣不能叙话,问不出真情,这便怎么处、处、处?有了。本爵起程之时,二家王爷与我饯行,赠我一件宝物,名曰展毒帕。此帕能解百毒,不免将此帕试验试验。

(李广拿帕。)
李广(白)国母恕为臣万死之罪。国母醒来!

杨国贞(西皮导板)一阵睁开昏花眼,

李广(白)国母千岁!

杨国贞(唱)席棚跪的哪部臣?

李广(唱)国太不必把臣问,

臣是李广回都城。

杨国贞(唱)听说李广回了京,

哀家传旨且平身。

李广(白)谢国母!

(唱)国母身犯何条罪,

为何问典刑?

杨国贞(唱)西凉下国无宝进,

进来石美容乱宫庭。

万岁听信谗言语,

因此将哀家问典刑。

李广(唱)国母暂受一时苦,

李广上殿把本申。

杨国贞(白)卿家吓!

(唱)卿家不要去保本,

内外尽是石家人。

李广(唱)任他武艺千般勇,

兵山失倒有为臣。

国母请在席棚等,

(杨国贞下,石彦龙上。)
石彦龙(白)李大人!

李广(唱)见了奸贼问详情。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可曾见过国母?

李广(白)请问大人,国母口不能言,却是为何?

石彦龙(白)她做的叛逆之事,有什么言辩!

李广(白)啊、啊、啊大人。又道是国家有大难,为臣者心下何安。大人,你我还要上殿保本才是。

石彦龙(白)下官连保数本,万岁不准。

李广(白)啊,大人保过本来,圣上不准?也罢。来来来,大人作一本头,本爵作一本尾,保全国母如何?

石彦龙(白)一同上殿保奏?

李广(白)正是。

石彦龙、
李广(同白)请!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吓!下官也曾保本章,万岁不准,又去保本,万岁降下罪来那还了得?大人请吓,下官就不能奉陪了。请吓,请吓!

李广(白)啊,又恐降下罪来,这便怎好?也罢。来来来,本爵作一本头,大人作一本尾,一同上殿保奏。请!

石彦龙(白)是大人本头,下官本尾,上殿保奏?

李广(白)正是。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。各保各的前程,难道你不怕死么?

李广(白)这个……又道忠臣不怕死,怕死不忠臣。我且问你,在朝凭文?

石彦龙(白)不凭文。

李广(白)可论武?

石彦龙(白)也不论武。

李广(白)凭着何来?

石彦龙(白)凭着我妹生得天姿国色,圣上见喜,封为西宫伴驾。不敢,我乃是大国舅也!

(李广笑。)
石彦龙(白)为何发笑?

李广(白)我笑你裙边带来的官儿,有些不干净。

石彦龙(白)我只要有官做,哪怕他不干净!我且问你,你在朝凭文凭武?

李广(白)石彦龙。你若问你李大老爷功劳,展开尔的驴耳,你听你老爷道来:你老爷武状元出身,东挡西除,西征北剿,渴饮刀头血,倦来马上眠,受得苦中苦,方称人上人,才赠下蟒袍玉带。你家的乌纱儿,有何功劳在朝?

石彦龙(白)我也有。

李广(白)有什么?

石彦龙(白)双手能写梅花篆字。

李广(白)上面有刀?

石彦龙(白)上殿君王见喜。

李广(白)上面有枪?

石彦龙(白)下殿文武皆尊。

李广(白)求荣。去罢!

石彦龙(白)下官奉旨监斩御犯,我向哪里去?

李广(白)若不走,你李大老爷性情不好。

石彦龙(白)久闻你惯打大臣。你敢把国舅爷怎么样?

李广(白)我就要打你这奸贼!

石彦龙(白)哎呀,好打,好打。

李广(唱)水不清鱼儿来打混,

国不正出了狗奸臣。

手拿象笏将尔打,

打死你狗奸臣!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。你在法场打着下官,骂着下官,下官又不是周天子,将国母赦却不成么?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!

李广(白)喂哟,倒被这奸贼问住了。我自有道理。

哦,石大人!

石彦龙(白)哎哟,下官是打不得了。

李广(白)谁来打你?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不要打了。有话请讲。

李广(白)石大人!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,太老爷。

李广(白)本爵吃了几盏早酒,多有得罪。

石彦龙(白)吓,李大人,下次这个早酒,要少吃几杯才是。

李广(白)多蒙指教。大人国母犯罪几时取斩?

石彦龙(白)午时三刻。

李广(白)抬头观看。天气还早,石大人可限三两个时辰,本爵上殿保全国母无事。

石彦龙(白)李大人莫说三两个时辰,就是三五天又待何妨。

李广(白)请!

石彦龙(白)请!

(李广下。)
石彦龙(白)好厉害!

(石彦龙下。)
(完)

作者 admin